我在东京当长生者那些年_第五十八章.永生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五十八章.永生会 (第1/3页)

  有一句话神宫麻衣很喜欢:转瞬即逝的一切都是我来日将怀念的。

  真正美好的记忆正是因为其转瞬间消失,所以才值得珍惜。

  美好的东西总是转瞬即逝,正如夏日烟花、春日樱花。

  在女子剑道社的一个月,她虽然很少与那些女生交谈过,但看完书,闲暇无事抬头看一眼她们训练,听着她们谈论悄悄话。

  这种闲暇日常、普通的生活,其实也是神宫麻衣比较钟意的。

  神宫家的烂摊子,平日里需要操心的事情,仿佛都在那个月中‘目标,关东第一’的口号叫喊下,被蒸发得无影无踪。

  所以,当神宫麻衣翻看着白河朋花为她拍下来的秋城女子高中剑道社夺冠照片,表情一向冰冷的她,目光也变得有些柔和了。

  虽然照片里没有她,但结果是好的...那就算是好的。

  “我打不通你电话的原因原来是这个?”神宫麻衣将照相机放下,抬头问一句白河朋花:“如果是这样,那我就原谅你吧。”

  她刚好也想看看这些照片。

  然而...

  “并不是,神宫小姐。”

  白河朋花在神宫麻衣面前从不说谎。

  她从另一侧的小提包中取出了粉色封皮的书,将其翻开:

  “根据这本《简单易懂的男女心理学》中的论述来看,孤男寡女同处一个密闭的空间中,危机与紧张感会促进两人的关系,那怕不会触发恋情条件,也足以让人关系更升一截...国外也有过这样的实验。”

  “......”神宫麻衣。

  看着白河朋花一脸认真地说着蠢话,神宫麻衣皱着眉毛,冷冷说道:“少说蠢话了,朋花,你觉得我是那种一与南乡时相处就面红耳赤,肤浅轻浮的女生吗?”

  “我没有特指过南乡少爷。”

  “闭嘴!”神宫麻衣盯着白河朋花,话并没有停:“接着,再因为南乡时表现不错,我再哎嘿嘿,嘻嘻嘻地傻笑着,觉得关系上升一截了心情很不错...你觉得这种事情有可能发生吗?”

  “我并没有特指过南乡少爷。”

  “我怎么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现在一点女佣的样子都没有了。回去抄神宫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