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京当长生者那些年_第十三章.不好意思,我失礼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章.不好意思,我失礼了 (第2/3页)

 他不由得感慨,玩物丧志虽不可取,但男人在棍子上似乎总能知道以前的童年的单纯快乐。

  只是那些日子似乎都回不去了。

  松树不沉,很顺手,南乡时也就没用木刀,干脆就抱着松树一路往里走。

  这房子很大,属于标准的和风建筑,长檐,和室房,著白墙面,黑色柱子,屋子长长的向内延伸而去。

  在这一条长长的路上,南乡时遇见了不少人。

  他们看见南乡时都愣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反应过来。

  这也让南乡时也为这些人的心理素质感到担忧。

  就只是这种心理接受能力是无法当日本黑帮的,还不如老实摆摊去卖奶茶。

  于是南乡时就像小时候拿棍子抽草一样,把他们都轻轻地压倒。

  当然,松树是不敢撒手的。

  南乡时不想取人性命。

  他的性格比起之前温和了不少。

  可到了后面,拿着各种武器的人出来,还有些人手里拿着火器。

  于是南乡时把松树横侧一拿,轻轻地甩出去,用树身把他们轻拨到一边。

  估计会断几根骨头,但问题不大。

  他就这样一路继续往内走。

  越往里走,人就越少,出来的人年龄就越大。

  到了后面,五六十岁的老人都拎着刀跑出来。

  这其实也是当然的。

  到了里面就是干部议事的地方了。

  能当上干部的,基本上都是川稻组老资历了。

  再加上现如今日本老龄化严重。

  五十岁到六十岁的昭和派系成员占川稻组百分之二十,六十岁到六十九岁则占了川稻组百分十六的比例...

  这些人都是干部,居住在总部。

  但他们大部分人年纪都太大了,属于有心杀人,无力回天的那种。

  虽然心理素质过硬,但南乡时一松树下去。

  还是很容易就把他们的假牙打飞,假发刮飞。

  就这样一路横扫,南乡时来到最里面的房间。

  里面应该有人,但数量不多。

  于是南乡时把松树放下。

  他从来都没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

  他想过来与这位川稻组总长(也就是头目)好好儿谈话的。

  所以这一路上过来并没有产生什么重大伤亡。

  南乡时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木刀,以及随身物品。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