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京当长生者那些年_第六章.有钱人和没钱人的死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有钱人和没钱人的死法 (第1/3页)

  正如南乡时所说。

  他活了很久,也见了不少人。

  有些人是他人生长河里的过客,匆匆而过,变成了一盒灰。

  有些人曾经想进入他的人生长河,却进而不得,也变成了一盒灰。

  人嘛,就是这样的。

  年轻时灰头土脸,老了之后就变成一盒子灰。

  没钱的就供奉在寺院里,有钱的就埋在坟地里。

  或者像日本这国家,摆着盒子供奉在家里——在时间面前,人都一样。

  当然,不能说南乡时一点感叹都没有。

  所谓的长生种就应该薄情寡义,看淡生死...那都是假的。

  要真活着像行尸走肉,那也不叫活着了。

  人,活得越久,只会越活下去。

  谁想死后变成一盒子灰躺在坟地里?

  那些说什么求死不能的,哭天喊地就为了求一死的,只是影视化,小说化作品里的角色。

  至少南乡时不想死。

  但或许是看了今天秋城高中的景色,想到了往事,南乡时心底涌出了不少感叹。

  一直到晚上六七点钟,家中橘猫摇曳着肥臀爬到他身边,斜着眼,以一种不屑的姿态扯着嗓子喵喵叫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自己好像...还没吃饭啊。

  他把智能手机拿过来,粗略扫一眼时间。

  已经七点了。

  “不想动了。”

  南乡时看了眼时间,在床上挣扎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躺下——真不愿起床。

  人在床上的时候,从房间到厕所的距离都有种咫尺天涯的感觉。

  南乡时也不例外。

  于是,他盯着在床前烦躁来回踱步的橘猫,像是征求意见道:

  “干脆就少吃一顿吧?少吃一顿,对身体也很好的,你的意见呢?”

  橘猫盯着他不说话,嗷呜一声,尾巴抬起又放下。

  南乡时一本正经:“真的,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认了,今晚就少吃一顿。”

  橘猫自然不会说话,只是听完南乡时的话后,那抖猫头,摆猫尾的动作间,莫名就显出一副很不屑的感觉。

  但南乡时不管那么多。

  橘猫不说话,就代表它对这个决定没意见。

  于是南乡时把被子一裹就要呼呼大睡。

  这时,从房间门外传来一阵门铃响声。

  南乡时躺在床上,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长叹口气,埋怨一样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橘猫:“你早就知道会有人来敲门了,对吧?”

  橘猫还是没说话,只是猫脸狰狞地呲牙打了个哈欠。

  接着,它似乎也懒得管南乡时怎么想的,盘着尾巴就睡下了。

  可南乡时这个主子没睡下,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