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京当长生者那些年_第五章.目睹旧物,寻不了旧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目睹旧物,寻不了旧时 (第1/3页)

  神宫麻衣翘着腿坐在学生会长椅上,面前是翻开的昨天没看完的《雪国》。

  但她没有看,只是用手撑着脸,那双大眼睛盯着南乡时。

  由于眼角点着泪痣,再加上长得漂亮,她这个动作很有魅力。

  可这魅力是注定传达不到南乡时那边了。

  南乡时只是斜了一眼神宫麻衣,随后便自顾自拉开长椅坐下,顺手还给他自己倒了杯茶。

  甚至还拿走一部分神宫麻衣让人在学生会柜子里准备的甜食茶点。

  他在那边吃吃喝喝。

  神宫麻衣都忍不住挑挑眉毛。

  她动手,挽起自己的长发,扎成马尾辫,接着才抬头,说出了第一句话:“你不问我为什么扎头发?”

  “和我无关。”南乡时道。

  “很快就有关系了!”神宫麻衣见他满脸平静,皱了皱好看的眉毛:“记住了,我扎马尾说明我心情很不好。”

  “我为什么要记这些?”南乡时反问。

  “因为要当我手下就需要记这些东西。”神宫麻衣侧腿,重新坐下,好看的脸上浮现出理所当然的表情。

  南乡时听了这话也愣了愣,接着才笑起来:“我不当你手下。”

  “你会的。”神宫麻衣抱胸,整个人态度高高在上看着南乡时:“还有一星期就考试了。”

  显然,神宫麻衣还对昨天的赌约念念不忘。

  只有南乡时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去看她。

  这女生像是不听人话一样,他又没答应赌约。

  “你怎么不说话?”神宫麻衣见他完全不做声问道。

  “我不和愚蠢的人发生争执。”

  “是吗?”神宫麻衣听得出来南乡时话里略带挖苦意味。

  但她并不在意,只是用手掌抵住小巧的下巴,语气平稳分析道:“以我个人及周边学员看法当作参考,我作为一名学生,无论是外貌,学力,情商,应该都是无可挑剔的。”

  她挑了挑眉毛,笑了一声。

  “所以南乡同学,你说的‘愚蠢的人’不能把我划分进去。”

  神宫麻衣义正言辞,这一番话下来也算是有理有据。

  南乡时禁不住多看了神宫麻衣一眼。

  情商姑且不评论,但若是按照她的标准,那她在学力与外貌方面确实当得起‘无可挑剔’这个词。

  所以南乡时暂时决定和这个‘愚蠢的女人’说两句话:“你找我有什么事?”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

  而像神宫麻衣这种态度高高在上,恨不得跑到月球上建个宫殿住下的女生找自己肯定有事。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