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武圣_第六章 行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 行尸 (第1/3页)

  虽然王禹有心寻鬼怪的晦气,试着让斩首大刀再开一次荤。

  可白鱼镇一年到头也没几件灵异事件发生,他空有一颗降妖伏魔的心却始终无处施展。

  至于去镇外乱葬岗之类的地方转悠转悠,这个念头根本就没在王禹的脑海中升起过,那纯粹是在给鬼怪送口粮。

  没能斩杀鬼怪获取新的鬼怪之力,并不意味着王禹不能修炼铁布衫布衣境的功法。

  只不过,相比较玄龟甲推衍到极致直接刻印在他脑海深处的五行锻体拳,王禹用从头学起的布衣境功法锻体时,效率低的吓人。

  往往三、五天勤练不缀下来,他的身体才能有些许增益!

  这还是建立在他有圆满层次的五行锻体拳打底的情况下!

  ‘和由玄龟甲推衍完善出来的五行锻体拳相比,李师传下来的布衣境铁布衫虽然没什么疏漏,但终究还是少了很多精妙之处啊!’

  要不是五行锻体拳这种养生拳没有后续功法,且必须将布衣境的铁布衫功法修炼到一定程度后,才能针对性满足竹甲境修行时需要的体魄。

  王禹有时候都想在月末泡药浴时,用五行锻体拳锤炼出来的血气强行冲关了!

  毕竟,五行锻体拳圆满的他从某方面来说已经满足冲击一次换血的条件了!

  底牌玄龟甲不能启用的日子对于享受过一次便利的王禹而言,真的很难熬!

  享受过龙肝凤髓的人很难掉过头来安于吃糠咽菜,这其中的差距足以让人疯狂。

  可再难熬,王禹也没想过就此停止练武,离了玄龟甲或许会让他回归平庸。

  但停止练武,将所有的希望都寄予日后走运获得鬼怪之力上,这会让他迟早有一天走向灭亡。

  日子一天天的过,王禹也依靠着自己的努力,一点点用铁布衫布衣境的功法打磨起自己的肉身。

  这种不间断的努力,使得他的身体在功法的改变下,变得越来越符合修炼铁布衫竹甲境时需要达到的要求。

  …………

  眨眼之间,一个月的光阴便一晃即逝。

  王禹本就已经摸到一次换血边缘的身体,被他以铁布衫布衣境功法打磨的更加坚实。

  要不是他觉得自己布衣境的功法还未练到骨子里,不宜立马做出突破。

  王禹已经够格借助月底的药浴尝试着冲击一次换血境。

  冬至节,王禹无视了镇上庙会带来的喧嚣,依旧猫在深处铁衫门的内院打熬着身体。

  就在王禹借助内院的提供的器材专心练力之时,一道破空声忽然自他的背后传来。

  一直未曾放下警惕心的王禹听到破空声后,立马扔下手中的石锁回手一掏,稳稳的抓住身后破空而来的硬木刀。

  “十三,你这刻苦程度几乎可以称之为咱们内院第一了!

  冬至节是家人团聚的日子,就连李师都外出,去寻亲访友消解寂寞了,你居然还来内院练拳!”说话之人的惊叹之意流露于表!

  看着站在片片飞雪中,手持木刀对着自己束身而立的王禹,程臻的内心开始正视起这个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小师弟。

  王禹这家伙的习武天赋或许没那么惊艳,但他的刻苦绝对超过了内院八成以上的弟子!

  反正他程臻是做不到逢年过节时依旧苦练不缀!

  要不是偶然路过铁衫门时发现本该紧闭的大门豁然洞开,好奇之下走了进来,他程臻可不会在冬至佳节这样的日子里来内院。

  “程师兄过誉了,内院的师兄弟们也就在今天这种佳节中,才放松一二的。

  往日里,我的锻炼强度可远不如他们。”虽然与程臻很熟稔,但王禹还是谦虚的避开了程臻的称赞。

  “你吖你,无论什么时候都如此谦虚谨慎,也不知该说你老成持重还是太过胆小?

  罢了、罢了,今日我就舍掉美酒与美人,陪师弟好好攀登一下武道,看刀。”说话之间,程臻手中的硬木刀化作重重刀影,向着王禹砍来。

  眼见程臻愿意花费功夫为自己喂招增长自己最缺的实战经验,王禹立马将原本练力一天的打算抛之脑后。

  李师的鹰爪铁衫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