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武圣_第五章 铁布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 铁布衫 (第2/3页)

一条底裤站在王禹面前。

  “王小子,你悟性不差,老夫今日高兴,就亲身示范一遍铁布衫布衣境的行功方式给你看。

  伸手贴在老夫的脊梁骨上,好好感受老夫体内游走的气血。

  记住这种感觉,永远不要忘记。”说话之间,李师看起来枯瘦的身体好似变成一堵铁墙一般矗立在王禹面前。

  王禹见状,赶忙收摄心神站到李师背后,将双掌掌心印到李师的脊椎大龙上,仔细体悟李师脊梁骨的每一丝变化。

  有着李师的精心引导,王禹很快就摸透了铁布衫布衣境的呼吸节奏,就连站静桩时的气血涌动规律他都摸到了一点皮毛。

  如此悟性,让李师高兴的连中饭都没吃,就接着传了王禹铁布衫布衣境的动功。

  这种待遇,让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关注着内堂动静的四师兄程臻羡慕不已。

  王禹拜别李师走出内堂时,就直接被程臻缠上,小声嚷嚷着要让王禹请客抚平他受伤的内心。

  面对这位朝夕相处了三个月的朋友‘威胁’,王禹摸摸还算丰厚的钱包,点头答应了请客吃饭。

  第一个月,他和程臻还不算太熟之时,彼此之间交流多为客客气气。

  后两个月,大家熟稔以后,相处起来就像普通朋友一般了。

  平日里相互请客的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这次与其说是‘威胁’请客,倒不如说是朋友之间的玩闹聚餐。

  晚间,镇上一间靠近白龙湖的小食肆中,王禹与程臻先是小酌了几杯,然后便就着酒菜交谈起来。

  “啧,今天王禹你正式入门学艺铁布衫,当浮一大白,当浮一大白啊!”一口抿干杯中浑浊的米酒,程臻向王禹恭贺道。

  举杯饮下杯中酒,半天下来已经平复好心情的王禹坦然接受了程臻的祝贺。

  “王禹,李师性格粗犷,教功夫时应当不会落下什么,但在基本的武道知识上面,应当会有些疏漏。

  你要是不嫌弃老哥我啰嗦,老哥就给你说说一些最基本的武道知识。”

  听闻程臻准备给自己普及一些最基本的武道知识,王禹心中顿时一喜:“程师兄愿意教我,我感激不尽还来及呢!”

  “就喜欢你这种武痴(无耻)劲头。”

  伸手点点面露感激之情的王禹后程臻继续说道:“咱们练铁布衫虽然品级不高,但却是正统的横练功法。

  是李师年轻时为边军效力多年以军功换回来的小极品功法。”

  “理论上来说,这门功法只要肯下苦功夫就能有所成就。

  是最容易让人打破天堑跨入九品叩道境的功法之一。

  除此之外,咱们练的铁布衫还有一个小极品特点,那就是有机会练到不留一个罩门!”说到这时,程臻的嘴角挂起了玩味笑容。

  “市面上流传的横练功夫,一般都有一两个致命的罩门。

  但咱们这门铁布衫经由朝廷与边军打磨多年后,真的能做到无漏无缺。

  不过吗?据传闻,就连熔炼诸多横练功夫,修改出这门功法的那几位边军高手都没能做到这一点。”

  王禹本来还以为自己走运,选择的功法是个难得一见的小极品。

  可听完程臻的话以后,瞬间就无语了!

  看着王禹无语的样子,程臻嘿嘿嘿的笑了起来:“当年我刚听到咱们这门铁布衫能练到无漏无缺时,也和你刚才一样,觉得自己走了狗屎运。

  知道真相以后,和你现在的表情几乎一模一样,看着别人和自己一样失落,感觉真爽,哈哈哈。”

  说着说着,程臻还肆无忌惮大笑起来。

  知道自己这位程师兄没有恶意的王禹也没太计较,朋友之间开个玩笑挺正常的。

  过了好一会,程臻的笑声才停止下来:“好了,逗趣的话说完了我接下来和你说说铁布衫修行的事。

  咱们这门铁布衫入品之前共分三重境界,布衣、竹甲、棉铠。”

  “这布衣境的功夫,说穿了,其实和我前面教你的五行锻体拳没什么区别。

  都是为了让人调养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