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击天下_第346章 难逃手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346章 难逃手心 (第1/3页)

  陈留城。

  东门城外两百步之外,一座土山已初具规模,达到一丈多高。土山之后面,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正在运送泥土。

  这般情景,若是有天策军看到一定会觉得似曾相识。筑土攻城,完全是借鉴的东燕城的羯人的攻城计策。

  只是,在土山之前,晋军又挖了一条深深的沟壕,羯人若是自城内挖地道而来,必然要经过沟壕而被发现。

  自古破筑土攻城的计策并不少。

  像司马珂或者历史上的李光弼那般掘土陷山是一条计策,或者像希腊人的特洛伊之战一样,被围攻的普拉提亚在土山下面挖了一条隧道,之后不断将土山陷落从隧道处运走,也不失一个应对之策。但是谢尚是先挖沟壕,再筑土山,沟壕两边有人守护,靠挖地道破解土山之策已行不通。

  还有就是派兵突袭挖土山的士卒和民夫,但是晋军早派有弩箭手在守护,自是也行不通。

  唯一的办法就是,晋军的土山堆多高,则羯人把东面的城墙加高两丈,历史上很多破筑土攻城的将领就是这么干的。

  事实上,老奸巨猾的张豺也是打算这么干的,然而他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双方武器的攻击距离的问题。

  晋军在两百步外筑土山,羯人是毫无办法,因为两百步的距离,是羯人的矢石无法企及的距离。但是羯人在城墙上大规模的筑城,却要遭到大黄弩的激-射和重型投石机的狂轰乱炸。

  平时羯人可以躲在垛堞之下,躲避晋人弩箭的劲射和投石机的轰炸。但是现在要把城墙加高,在城楼上大规模施工,便完全暴露在了晋军的矢石之下。

  张豺几次试图组织人力加筑城墙,都被晋军的投石机和大黄弩的猛烈攻击之下,伤亡惨重,只得作罢。

  眼看晋军的土山越筑越高,而且羯人已坚守了四五个月,城内的粮草也越来越少,张豺是心急如焚。他不明白的是,为何坚守了四五个月,居然还没有援军前来营救。

  十数日之后,他派出去打探的斥候,终于回城了,带来了东燕城大战的消息,张豺得知消息指挥,彻底绝望了。

  羯赵的十万大军居然在东燕城打得精光,他的北面已被司马珂的大军挡住了去路,他是等不到援军了。整个黄河以南的地界,羯赵的军马就剩下他这一支孤军了。

  援尽,粮将绝,晋人的土山越堆越高且无法破解,再等下去就只能坐以待毙。

  张豺经过一番痛苦的抉择,决定还是率众突围而出。趁着城未破,东面的青徐二州尚未被晋军占领,还有一线生机。而且城外的北府骁烈军又都是步卒,不用担心逃不脱的问题,出城一路往东,进入尚属于赵地的青徐二州,至少可以保全这只兵马。否则等到晋军进入青徐两州之后,东燕城就真的四面楚歌了,而且一旦晋军的骑兵杀到,到时想跑都跑不了。

  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张豺悄悄的率着五千的羯人,三更启程,打开了南门,人衔枚,马摘铃,偷偷的绕过了晋军的大营,往东面的高平郡撤去。

  城内只留下三千汉人和杂胡兵马,一夜醒来,发现羯人已经人去楼空,反而觉得解脱了。晋军不但对汉人的归顺一向采取优待,对于杂胡的投降也是全盘接收,故此留下的赵军并没有紧张,当即打开城门,迎接晋军入城。

  至此,羯人坚守了四五个月的陈留城终于落到了晋军的手里。

  …………

  农历三月初,整个黄河以南的中原地带,到处是春光明媚,天气也逐渐变暖起来。

  高平郡,西北地带。

  黑压压的一大片人影,如同一片乌云一般涌了过来,正是张豺所率的羯人大军奔逃而来。

  陈留城到高平城,两百多里地,众羯人只带了三天的干粮,一路如同惊弓之鸟,不敢在路上过多的停留,直奔高平城而来。

  张豺的计划是占据高平城,有了落脚之地,休憩个几天,补充粮草之后,便与晋人打游击。等到晋人进攻高平郡时,他们再进入青州地界,占据青州的任平郡。然后再继续这种敌进我退的打法,一路往北,拖到年底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