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击天下_第18章 指点江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8章 指点江山 (第1/3页)

  大概就像后世的高档餐厅都会备有麻将一般,船家自然也备有樗蒲。

  白色的毛毡棋盘上,画有行马(棋)路线,中间又有关、坑、堑等标志。

  每人五木,六马。

  六马,即六个棋子。

  五木,即五根木条,一面黑一面白,其中3根无字,2根有字,有字的白色的一面写“雉”,黑色的一面写“犊”。

  投出黑黑黑犊犊为“卢采”,可行16步,即五根木条全部是黑色面朝上,是贵彩里最好的一种;黑黑白雉雉为“退六”,是最差的结果,要倒退6步。

  大概是天下赌徒一个德行。就像后世的麻友一般,没上麻将桌前,昏昏欲睡,愁云惨雾,一旦上了桌,便是神采飞扬,大抵有麻将在手,天下我有一般的气势。

  谢安也是一样,棋盘一铺开,六马五木一拿在手,整个人的气场都浑然不同,如同出征的大将军一般,气定神闲,踌躇满志,对着司马珂一拱手道:“弟让兄先,请贤兄先来!”

  司马珂微微一笑,轻轻掷出一根无字木,那木在空中翻转了一下,叮的一声,然后当的落在瓷盘里,赫然是黑色。

  第二根,还是叮的一声,再当的掉落在木盏里,黑色。

  第三根,无字木,黑色。

  第四根,有字木,黑色朝上,椟。

  第五根,椟。

  黑黑黑椟椟。

  卢采!

  相当于掷骰子出了个豹子!

  谢安看得目瞪口呆,情不自禁的竖起了个大拇指,却又似乎隐约感觉不对,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司马珂在棋盘上走了16步之后,对谢安哈哈一笑道:“侥幸,侥幸,贤弟,请!”

  谢安神色恢复肃然,抖擞精神,抓起一根无字木,掷了出去。

  叮~

  当~

  无字木掉到瓷盘里。

  黑!

  谢安脸上微有得色,眼中信心陡增,再掷!

  黑!

  谢安微微一笑,继续掷出一根无字木。

  叮当两声,瓷盘内出现一根白。

  谢安脸色瞬间变了一下,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镇定了片刻,这才将手中的有字木掷了出去。

  雉!

  谢安的脸色变得怪异起来,抬头望了司马珂一眼,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又掷了一根有字木。

  还是雉!

  黑黑白雉雉。

  退六!

  只是谢安的六个马尚在原点,无地可退。

  谢安缓缓的抬起头来,似笑非笑的望着司马珂,缓声道:“贤兄耍赖!”

  司马珂脸上露出春暖花开般的笑容:“惜乎贤弟苦无证据。”

  谢安苦笑道:“寻常时掷木,只听得当地一声,掉落于瓷盘之中。但今日掷木,却多了叮地一声,必是贤兄作弊。不过贤兄所言甚是,愚弟既无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