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_第 20 部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 20 部分 (第1/3页)

  面前。    吴所畏又做出一副明明很盼着池骋来却又口是心非的高难度表情,“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池骋坐在炕沿上看着吴所畏。    吴所畏视线所对部位正好是池骋的命根儿,不知怎么就想起片儿里的驴鞭了,这要捅进去,不得顶到肚脐眼儿啊?!    “怎么病了?”池骋问。    吴所畏心里回了句,让你丫那个驴鞭给吓的!    “你妈说你见天儿在被窝里躺着,我闻闻是不是馊了?”    说着,池骋真的俯下身,掀开吴所畏的被子,大半个身子钻了进去,脑袋凑到吴所畏的脖颈处嗅了嗅,一副嘲弄的表情,“真臭了。”    “不可能。”吴所畏抬起袖子闻了闻,“我天天洗澡。”    池骋的下巴戳在吴所畏的胸口,瞧着他的较真样儿,不由的乐了。    头一次收到这么积极正面的笑容,吴所畏还有点儿不适应,恍惚间觉得,池骋倒也没有那么招人膈应了。    ☆、60逮家雀儿。(1505字)    吴所畏总算从床上爬起来,换身衣服出门了。    “这是我们家的地,现在种的是早棒子,过些日子就能煮着吃了。”说着掰下一个,剥皮露出棒子,用手掐一个棒粒儿,流出乳白色的汁儿,拿到嘴边咬了一口,嚼嚼说:“还是太嫩了,不过挺甜的,你尝尝。”    说着举到池骋的嘴边。    池骋没接过去,直接在吴所畏举着的棒子上啃了一口,确实挺甜的。牙齿挪位,又咬了一口,这一口咬在吴所畏的手背上。    “没你的手甜。”池骋嘴角噙着笑。    吴所畏把棒子往地上一扔,别过脸不理池骋了。    池骋的手肘一把扼住吴所畏的脖子,将他的脑袋拧了过来,低头要亲,吴所畏明显想躲,池骋就用饱含韧度的薄唇磨蹭吴所畏的耳垂,淡淡说道:“你妈还不知道你辞职的事?”    吴所畏身形一凛,凌厉的目光朝池骋扫过去。    “你敢说一个试试!”    池骋的额头抵上吴所畏的脑门。    “你要敢不让我亲,我就敢给你兜出来!”    吴所畏喉结处滚动了一下,没说话。    池骋狠狠地吻了上去,鼻息间弥漫着玉米胚芽的味道,很干净淳朴的味道,又充斥着浓浓的野性浪漫,刺激着雄性激素的大量分泌。池骋的手又朝吴所畏身后绕去,悄无声息地滑过腰肌,漫步到了最令他血脉喷张的山丘地带。    不知道是不是G片儿看多了,这次的接吻并没有给吴所畏带来心理上的排斥。    池骋的手又在吴所畏屁股上最软的部位揉搓着,吴所畏懊恼地用手推阻池骋的手臂,只是这次不是纯正意义上的抗拒,有那么一丝丝欲拒还迎的味道。    这点儿小变化,竟让池骋这种老油条感觉到了久违的兴奋。    臀上突然一凉,吴所畏还没做出反应,池骋先把罪魁祸首提出来了。    我们的小醋包先生,起初在池骋的肩上盘着,后瞧这俩人亲嘴儿没它的份,直接趁着池某人不注意挂到了吴所畏身上。又悄无声息地从吴所畏的肩头往下爬,最后用尖脑袋顶开裤腰上的松紧带儿,爬到了吴所畏屁股上。    “你倒挺会钻空子!”池骋训着小醋包。    小醋包脑袋朝下被池骋提着,身子不停地翻滚,俨然一副撒赖样儿。    吴所畏快步朝不远处的网罩走过去,撑网的小木棍已经倒了,两只小家雀儿被困在里面,不停扑棱翅膀。吴所畏的手探进网里,快速用手抓住,拿出来塞进小醋包嘴里。    小醋包吃得可欢实了。    池骋这几天也一直喂小醋包野料,从没见它这么欢实过,事实上从他把小醋包带到这来,见到吴所畏那一刻开始,这小家伙就一扫前几日的沉闷,一下精神起来了。    “你还用这种土方法抓家雀儿?”池骋问,“那你这一天得费多大工夫,才能抓一网兜的家雀儿?”    你丫知道就好,为了钓你这条大鱼,我容易么我?    当然,吴所畏说出来的肯定是另一套话。    “庄稼地里家雀儿多,没一会儿工夫就飞进来几个,而且我家前院有一窝笨家雀儿,没事老往烟囱里飞,它不知道那是空的,好几次直接掉我床上了。你用什么方法逮?你也养了不少蛇,应该有很先进的设备?”    正说着,一只不怕死的家雀儿扑棱棱飞过头顶。    吴所畏就那么眼睁睁地瞧着池骋空手逮了一只家雀儿,那反应速度和熟练程度,简直闪瞎了他的眼睛。    “就这么逮。”池骋答得轻松。    吴所畏听得沉重,这垂死挣扎的家雀儿,越看越像自己,这要有一天败露了,他还跑得了么?不得跟这只家雀儿似的,直接让人吞进肚子里?    【亲们,我今天看了一下,发现前十的参赛文中,我的字数是最多的,更新也是最勤的,为嘛亲们都抱怨我更得少呢?这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