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_第 18 部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 18 部分 (第1/3页)

  高度怀疑,吴所畏给自个的屁股烧了高香,他昨晚上接了那个电话,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冲到诊所把他的屁股操烂。结果刚出夜店,池远端的电话就来了,立马给我回家。早上起来余怒未消,开车直奔诊所,结果到这又碰到郭城宇,被他请出去“热”聊,等回来的时候,那点儿冲动都磨得差不多了。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    【今天也是三千字合在一章发,晚上不更了。明天又是个发枝子的好日子,亲们想要多看呢,就举着小枝子来呐喊!】    ☆、53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有**的?(1463字)    晚上八点多,吴所畏从篮球场回来,看到姜小帅还在诊所里。    “咦,你怎么还没走啊?”    姜小帅百无聊赖地说:“怕你出事呗。”    “我能出什么事啊?”吴所畏脱下汗淋淋的外套挂在墙上,漫不经心地说,“你怕那个秃子找我麻烦啊?放心,我已经想好万全之策。”    姜小帅心里可没那么乐观,他太了解男人了,池骋那个眼神明摆着要吃人。    吴所畏突然凑到姜小帅跟前儿,黑亮亮的眼珠瞄着他,乐呵呵地说:“你不是一直盼着他找我麻烦么?怎么他真要来了,你反倒不放心了?”    “那能一样么?”姜小帅捏了吴所畏的鼻子一下,“搂搂抱抱,摸摸蹭蹭的我就不担心了,万一给你来个强的,你丫半条命都没了!我留在这,真要有什么特殊情况,还能有个人照应。”    吴所畏用手胡噜一下头顶,甩下无数水珠子。    “不至于?”    姜小帅眼神幽深幽深的,“我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至于。”    吴所畏没说什么,转身进了卧室。    ……    半个钟头过后,池骋真来了。    姜小帅正在诊疗室收拾东西,听到脚步声,神经绷得紧紧的,可扭头看向池骋的时候,眼神却很平和。    “找吴所畏?”    池骋凶悍的眸子微微一敛,算是应了。    姜小帅说:“里屋呢。”    池骋从姜小帅身边经过的时候,脚步一顿,开口问:“你俩住在一起?”    “没,我收拾东西呢,马上就走。”    池骋推门走了进去。    姜小帅立马放下手里的东西,闪到门口偷听里面的动静。    ……    进了屋,池骋视线一转,聚焦到写字桌旁,那个扬言要操他的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旁边厚厚两摞书,池骋一本一本地翻,都是西方名著,经济政治类的居多。一直翻到最后一本,下面压着一张纸。    池骋把那张纸抽出来,上面印着一个表格,表头是“纽约大学政治学专业必读书目”。    下面列着四十几本书,也就是刚才翻过的。    池骋心里微微一动。    突然想起吴所畏坐在茶舍里谈论政治思想的认真模样,他那会儿是希望自己眼前一亮的?一个重点大学理工科毕业的男生,强迫自己去看这些书的时候,心情是很复杂的?那天他在音乐会上睡着,其实是因为熬夜?    从池骋认识吴所畏开始,他就一直用这种笨拙的方式接近又疏远着自己。    吴所畏趴得老老实实的,看似睡得很香,其实心里一直有个秒表在掐算时间。    脑门突然被人揉了揉。    吴所畏佯装一副被吵醒的模样,揉揉眼,挺不耐烦地看着池骋。    池骋手里还攥着那张书单。    吴所畏一把抽过来,摆出一副心思被人识破,极力不想承认的高难度表情,其实书单就是他压在下面的。    “谁让你乱翻我东西的?”    池骋饱含热度的目光扫着吴所畏的脸,“我就是了解一下,那个想操我的人,平时都读些什么书,是什么样的精神领袖指引着他放出如此逆天的豪言。”    吴所畏心里一紧,草,怎么还记得这事呢?他以为池骋一感动,就把这个纠葛抛到脑后了。一边暗骂他小心眼,一边为自个鸣不平,凭啥来找我算账?你能说想操我,我就不能说想操你么?    正想着,短短的发茬儿突然被人薅住,整个脑袋大角度后仰。    池骋的脸贴了上去,与吴所畏鼻尖顶着鼻尖。    “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有**的?”池骋噙着笑质问。    吴所畏,“……”    【到四万PK就有第二更,就酱~】    ☆、54吃大粪长大的。(1549字)    池骋的视线像顿锉的刀刃,粗糙地碾磨着吴所畏的脸,吴所畏的头皮被揪得生疼。视线上方是池骋敞开的领口,里面是极富阳刚味的胸沟,结实的胸肌随着呼吸起伏,像涌动的巨浪,拍打着吴所畏强悍的小心脏。    其实吴所畏很想说一句,我对你真没那种想法。    可师父就在门外,他的教诲时时响在耳畔——在自保的前提下,找机会下手。    池骋又是一阵推挤,吴所畏的上半身已经贴到桌面上,腰都快折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