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_第 14 部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 14 部分 (第1/3页)

  对面,悠然地点了一颗烟,漫不经心地问:“找我什么事?”    池骋的手轻抚着小醋包的蛇身,淡淡说道:“我家二宝不太舒服,想让你给治治……”    “二宝?”吴所畏戏谑一笑,还尼玛叫得挺热乎,“那大宝是谁啊?”    池骋回道,“不就是你么?”    草……吴所畏神色一滞,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收了收尴尬的表情,从容地看着池骋。    “它不舒服你找我干嘛?这是诊所,又不是兽医站,况且我也不是大夫啊。”    池骋莫名一笑,“你亲弟弟病了,你总不能见死不救?”    怎么又扯到我弟弟那了?    池骋看出吴所畏的疑惑,很耐心地给他解释,“你是大宝,它是二宝,不是你弟弟是谁弟弟?”    吴所畏,“……”    池骋又说,“而且你欠了我那么多东西,今儿也该还了?”    “我欠你什么了?”吴所畏拧眉质问。    池骋不紧不慢地清点,“豆干、奶糖、兰花豆、泡椒凤爪、溜溜梅、红牛、旺仔……”    你姥姥的!!吴所畏心里抓狂怒吼,那是爷赏赐给你的,怎么还成欠你的了?    当然,脸上还是挺淡定的,摊开手明确表示,“没了。”    “买去。”池骋说得理所当然。    吴所畏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冷冷回道,“没钱。”    池骋从包里掏出几张大红票子递给吴所畏。    吴所畏大大方方接过池骋递来的钱,塞进衣兜,幽幽地回了两字。    “不去。”    ☆、42骗的就是你!(1645字)    池骋不说话了,就那么盯着吴所畏看,足足盯了有五分钟。    吴所畏说不心虚那是假的,谁被人这么盯着看,心里都会发毛,何况池骋的眼神就跟绞肉机一样,稍不留神就把你的意志绞成碎片。    沉默了许久过后,池骋终于开口。    “这几天,你怎么没去打球?”    吴所畏扶额,敢情酝酿了半天情绪,就为了问这句话。    事实上池骋之前那些混不吝的言辞,就是为这句难以启口的话做铺垫,他真正关心的仅仅就是这么一件小事,你为什么不再去找我了?    吴所畏回答得很随意,“不为什么,就是不想打了。”    池骋脸色变了变,他放下小醋包,挪到吴所畏跟前儿,定定的注视着他。    “那你之前为什么想打?”    吴所畏感觉到一股阴云笼罩在头顶,压得他胸口憋闷。    久久没得到回应,池骋突然一掌拍向吴所畏的大脑门,将他整个人按倒在沙发上。吴所畏的金刚脑门这么硬,与池骋的手掌激烈碰撞,都有些吃不消。    池骋居高临下地看着吴所畏,语气募的变重。    “说话!”    吴所畏死咬着牙关,硬是一声不吭,让某人干着急。    姜小帅轻咳一声,恰到好处地缓和了紧张的气氛。    “你别离他那么近,他感冒了,别把你招上。”    “感冒了?”池骋问。    吴所畏刚才还透亮的眼珠瞬间混浊了,倦意袭上眉梢,依旧瞪着池骋,化作一副精神不济却要逞能的励志形象。    “甭听他胡扯,我好着呢!”    “我胡扯?”姜小帅继续添油加醋,“刮风下雨都往外边跑,回来一身的汗,再招风淋雨,能不感冒么?为了逮几只野蛤蟆,大冷天掉进河沟子里,烧到四十一度……”    吴所畏很默契地驳斥一句,“姜小帅,你丫少贫两句!”    姜小帅继续念秧儿,“犯贱这玩意儿上瘾啊!自个穿带窟窿眼儿的裤衩,好东西都往人家衣兜塞。等感冒发烧了,连面都不敢露,生怕招上别人……”把头转向池骋,“威猛先生,你说这人要是冻死在河沟子里,2B界得遭受多大的损失啊?”    池骋脑子里浮现下雨的那个晚上,吴所畏一个人在篮球场上蹦跶的身影。    “吴哥!”    小师弟清澈的嗓音从门口传来。    来的真是时候!吴所畏顺势推开池骋,整理好衣服,看着小师弟。    “怎么了?”    小师弟脸上透着几分焦急,“咱的蛇又死了十几条。”    这次吴所畏可算有了反应,迅速从沙发上站起身,着急忙慌地换鞋,一边往外走一边朝小师弟问:“怎么回事啊?怎么又死了?”    池骋跟了过去。    到了那两间房,看到那些带死不拉活的小蛇,池骋朝吴所畏问,“你也养蛇?”    吴所畏急得直咬牙,压根顾不上回话。    池骋提起一条蛇,草草看了两眼就扔了回去。    “甭费事了,你这些蛇都活不了。”    吴所畏像是才知道这个消息,瞬间急红了眼。    “为什么?我师父当时卖给我的时候,说这批都是野生蛇,让我先喂野生饲料。我这程子一直都喂野料,拢共就喂了两次人工饲料。”    “和饲料没关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