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_第 9 部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 9 部分 (第1/3页)

  一旁悠闲地耍着瓶盖,练习食指和中指的灵活性。    “大畏,递我一支注射器。”    说完转身去拿小药瓶,拿完发现吴所畏根本没动弹,还在那耍瓶盖呢。    “嘿,我说让你递我一支注射器,你没听见啊?”    吴所畏头也不抬地说:“在你白大褂的口袋里。”    姜小帅半信半疑地摸了摸口袋,果真有个未拆封的注射器,邪门儿了,他明明没看到吴所畏站起来,也没感觉有人往衣服口袋里放东西,这注射器是怎么进来的?    吴所畏露齿邪笑,看来这功夫快要练到家了。    下班之后,姜小帅问:“你老玩这个瓶盖干什么?”    “想把我这两根手指练得灵活点儿。”吴所畏伸出右手。    姜小帅嗤笑一声,“自个撸还整那么多花活儿。”    吴所畏大窘,用力朝姜小帅胸脯子砸了一拳。    “别瞎说,我这是正事。”    姜小帅微敛双目,“到底有什么猫腻儿?”    吴所畏贴到姜小帅的耳边小声说:“我最近拜了一个师父,手艺超群,他收了好多徒弟,就在这一片活动。我们跟着他学手艺,等到手了就给他20%的提成。”    姜小帅瞬间明白了,当即表示反对。    “干什么也不能去偷东西啊!!”    “这有什么?”吴所畏不以为意,“普天之下皆是贼,公款报销是不是偷纳税人的钱?当小三是不是偷别人的老公?你没买过盗版光碟,没看过盗版小说?”    姜小帅被吴所畏忽悠得一套一套的,扭头朝他看一眼,这小子脸不红心不跳的。    “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我缺德都没缺到你这个水准。”    “我这是劫富济贫。”话说得响当当的。    姜小帅嗤之以鼻,“你接济谁了?我怎么没瞧见?”    “我啊!”吴所畏拍拍胸口,“我不就是贫民么?我想好了,我不偷老百姓,不偷外出打工的,专偷那些缺德的人。比如买东西插队的,公交车逃票的,公众场合举止不雅的,猥琐妇女的……”    “啧啧……”姜小帅挑了挑眉,“说得跟为民除害似的。”    吴所畏表面上挺不当回事的,其实做了好久的思想斗争。他也不想干这个,关键是年底了,每个人都发年终奖,他妈到现在还不知道他辞职了。当小贩赚的是良心钱,可整天让人盯着,活得跟过街老鼠似的。何况那个秃子城管已经认识他了,这抛头露脸的活儿是肯定不能干了。    “我听说咱这一片儿最近严打偷窃,好多民警上街抓小偷。”姜小帅提醒。    “放心。”吴所畏拍拍姜小帅的肩膀,“我晚上行动,他们没那个精神头儿陪我打夜班。”    姜小帅还是叮嘱了一句,“差不多就收手,别没完没了的。”    “知道了。”    ☆、27怎么哪都有你?(1726字)    第二天晚上,吴所畏摸黑出门了。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还特意乔装打扮了一下,棉夹克换成长身羽绒服,方便藏东西。重点修整对象是眼睛和光头,双眼皮粘成单眼皮,眼睛小了一圈。姜小帅正好有一顶假发,吴所畏将就着戴上了,再罩个棉帽子,严严实实的。    吴所畏上了一辆公交车。    这会儿车上没多少人了,几乎每个乘客都有座,他的眼睛灵敏地环视四周,寻么着可以下手的对象。眼瞅着一个个乘客下了车,他还没挑着合适的。不是嫌人家岁数太大,就是可怜人家是罗圈腿,好不容易看见一个衣着时尚,搔首弄姿的大美女,他又忍不住多瞧了两眼,把机会给错过了。    “最后一站到了,请乘客们刷卡下车。”    草……这么快就到站了?吴所畏懊恼地捶了锤自个的脑门儿,这么耗着可不成啊!我得尽快出手啊!再不出手天都亮了。    溜达着溜达着,吴所畏就溜达到了天桥上。    先在这蹲会儿。    点一颗廉价烟,唧唧嘬两口,看着下面流动的车辆,吴所畏心中感慨万千。曾几何时,他也曾幻想过这样的生活,忙一点儿不要紧,赚的少不要紧,哪怕只买辆二手的夏利,只要能开着它回家,有一盏灯为他亮着,就够了。    怎么就变成现在这副德行了?    吴所畏深吸一口气,使劲拍了拍自个的脸,不断地自我鼓励。精神!精神起来!美好而辉煌的日子在前面召唤着你!你没时间忧桑了!赶紧行动起来!    正想着,一个目标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这位仁兄正是值夜班的池骋。    其实他没那么尽责,出来溜达纯粹就是闲的,抓小偷对他而言不是工作,而是一种娱乐方式。    出门前池骋也打扮了一番,局子里的人总说他身上匪气太重,一般的贼不敢下手。于是他换上一款很亲民的羊绒大衣,手工编织帽子,高档皮包,一边走路还一边用ipad看电影,一副都市小资的悠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